這位軍官說話算話,當天下午和姐夫一起出現Drenova家中。姐夫忙打包時,剛從島上趕回的姐姐就張羅茶點好生招待他,一個多小時後兩人就回營了。姐姐後來打聽出原來軍中不乏醫生,但是極度欠缺看護兵。那天上午,也是姐夫運氣不好,有位徵兵處的天才因見幾乎所有護士被徵調,無計可施之餘腦筋動到醫生頭上,想說若拿醫生當看護兵來用豈不更好。於是拿起電話簿,翻到醫院診所就猛打電話,也不問對方是否當過兵。偏偏個性老實的姐夫接到電話後也不知辯解,乖乖的就同意去報到,真是好一場烏龍。

 

大約是兩星期後的某天,姐姐不在家,婆婆接到姐夫電話說軍方放他兩天假,他將搭車於下午六點抵達市內公車總站旁的噴水池,希望家人去接他。這項任務於是落在V和我身上,為了確定達成使命,我們五點半就到了集合點。一到了那兒還真是嚇了一跳,小廣場上扶老攜幼的擠滿人,比菜市場還熱鬧。六點不到,一部部的遊覽車、軍用大卡車慢慢駛過來停下、軍士下車、再開走,因為後面還有一大串車子等候停靠哪。車門開處,下車的人滿心歡喜,接到人的更是開心。擁抱、尖叫、笑中帶淚地,非常感人。有些剃光了頭的士兵,又帥又酷,下車後一掏胸前口袋,接著向空灑出厚厚一疊塞爾維亞鈔票(當時塞幣貶值,一大疊也不值幾文錢),但由於象徵勝利的意味濃厚,眾人立即報以熱烈掌聲。也有一位拿出米洛塞維奇(時為塞爾維亞總統)的肖像點火燃燒,圍觀的人全歡呼叫好。而正在我們看得目不暇給之際,突然有人拍了一下V的肩膀,原來是姐夫到了。這回可輪到我們笑逐顏開了,匆匆給個擁抱,就穿過人群興奮地簇擁著他向停車場去了。

 

兩星期不見,姐夫略顯清瘦,精神卻很好。他在軍中的工作除了幫忙抬擔架之外,軍隊若攻下村莊,後續的安撫婦孺老弱村民的工作也是他的職責之一。他說軍中伙食不壞,馬肉、牛肉常吃,端視當日捉到什麼動物而定,但是經常渴得難受。明明看到小村人家有井或林中有小溪什麼的,也因害怕敵人下毒而不敢舀來喝。也有攻下的農家廚房裡,餐桌上還架著生火腿呢(prosciutto),可誰也不敢去動它。一者怕下毒,再者也有可能牽動了火藥線,引發爆炸後果不堪設想。至於夜晚則居無定所,有時睡營帳、有時睡民房,睡眠中還不免擔心有敵人趁夜偷襲。這些林林總總的新鮮經驗,姐夫娓娓道來十分興奮,我們也聽得津津有味。因大家作夢也沒想到他會有上戰場的一天。

 

兩天時間很快過去,姐夫又回到了軍營。只不過十天不到,姐夫就因軍中不缺看護而返家繼續當平民了。克、塞戰爭於當年八月結束,戰爭的陰影不再,可戰後的收拾與逐漸恢復國力也不是一蹴可及的事。克國廣受遊客喜愛的十六湖國家公園((Plitvice)附近山區,便是姐夫服役軍中時出的戰場。在那兒他獻出了許多"人生的第一次",其中點點滴滴在戰後順理成章成了他茶餘飯後講古的題材,惹得V和我很想也去那兒看看(尤其是我~十六湖ㄟ,這麼美的所在怎可錯過),但是婆婆總三令五申不給去,說是如果森林裡還躲著塞國的游擊隊什麼的,那可怎麼得了?於是一天拖一天,可明明西線無戰事已快兩年了,婆婆還是這樣說,V和我就忍不住就挑了個星期天,偷偷溜去十六湖了。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 波光瀲灩亞得里亞海 ~~~

Ellen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becca
  • 還好姐夫平安無事退伍,這下又換成對那個十六湖好奇了,好漂亮的照片呀
  • 有人說十六湖可媲美九寨溝.兩個地方我大弟都去過.他說更喜歡十六湖些~因為遊客不那麼擁擠.
    嗯,不是照片漂亮,是實景太美了.怎麼照都好看. ^^

    EllenHR 於 2008/08/11 16: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