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的路旁風景


地球暖化,世界各地的冰原面積逐漸縮小,也許有天會消失不見。南極、北極離我太遠也太冷,這輩子大概不會去。數年前聽說奧地利大鐘山有一處冰河,我便將它列入待訪名單上,希望有朝一日能踩在冰河上,體驗那份新奇。

 

上上星期出發去奧地利前,曾在"歐洲自助旅遊網站"搜尋,得知大鐘山冰河國家公園距離Zell am See不遠,也就是距離克拉根福頂多兩百多公里。誰知在米其林地圖網站上輸入地名(Franz-Josefs-Hofe)後,圖示卻標在數百公里外的Innsbruck一帶,顯然不是我想去的所在。於是又key in冰河鄰近地名:Grossglockner Hochalpenstrasse,結果螢幕跑出的路徑地名卻自動換成了Kals am Grossglockner,我看看距離似乎合理就沒進一步查證,隨手把它印下後就夾在奧地利的地圖裡一起旅行,想說天氣差、實際未必用得上。(公司雖購有GPS,可V很排斥科技東東,自己從不使用。此外,我事先沒買Lonely Planet的奧地利導覽書也該打,手邊僅有的一本"歐洲自助遊",資料實在太有限。)

 

星期天一早,在克拉根福「咱台灣」醒來後,望見窗外天空時藍時陰但沒下雨,很是躊躇。吃早餐時,隨口問V大鐘山還不去? 他點點頭,讓我有些意外。因前一天我們曾面詢艾迪夫婦有沒興趣加入,結果他們表示希望能早些回里耶卡而婉拒了。當時聽到他們這麼說,我還以為V也會想早早打道回府哩,可沒料到他不愧是我的另一半,知我者,V也。{#emotions_dlg.emotion_003} 於是草草吃完飯將行李收妥,結完帳後就很開心地上路了。

 

咱台灣」的位置離交流道很近,很快上了高速公路後,雖然只開數十公里便須改駛縣道,我們仍儘快找到加油站買張十日券貼在車窗上,免得被交警攔下掃興。接下來按著米其林的指示往西開,一路上秀麗的風景美不勝收很是賞心悅目。我們行駛的108公路沿溪蜿蜒,路邊時有招攬泛舟的店家,而溪流間也見到有人泛艇而下,趣味十足。只是天公開始不作美,越來越陰霾。因此當我們看到Kals am Grossglockner的路標而跟著右轉上山時,雖不免慶幸目標似已在望,心想或能趕在大雨來臨前到達目的地。但我也不免納悶這山勢似乎不高,怎會有冰河呢。

如是在山路上開了不過十多分鐘,就在毛毛細雨中,我們赫然發現已經抵達Kals am Grossglockner(海拔1324公尺-遠低於冰河的2500公尺上下)。我跨出車外放眼望去,歐助網站文章裡提到的大型停車場,自是杳無蹤影,只有少數人家散居於山坡間。我發愣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腦殘,當初竟沒照圖沙盤推演一番以致有此烏龍發生。因見路邊正有一家餐廳,V和我走入後想喝杯飲料、上個洗手間就走人,結果坐下後一看鄰桌客人都在用餐(已是中午時間)可我們並不餓,也只得點了啤酒和Goulash肉塊湯配著麵包吃,一面研究地圖。討論來討論去,吃喝完了仍不得要領。如此就請教侍者該怎麼走,那位侍者先生說得一口流利英語,有點強忍笑意的告訴我們:冰河開車沒法去,但是徒步登山倒是可以,快的話大概要七、八個小時吧?!
它在山那邊!!!!

 

哇哩咧,聽完了這番話後我和V面面相覷,幾乎昏倒。在櫃台拿了份Hohe Tauern國家公園的詳細地圖後,這才清楚看出冰河位於Zell am SeeVilla/Klagenfurt之間。而台灣旅客多由Zell am See開車或搭車南下,我們則是從克拉根福北上,方向不一、所經地點不同,但我沒事先模擬由Zell am See出發的路徑,顯然是一大失誤。{#emotions_dlg.emotion_002}

 

在雨中快跑回到車上後,我向V致歉(此時的我真是萬分慶幸艾迪夫婦沒跟我們同行,要不然我真要找個地洞鑽了)V輕鬆地回說這沒啥大不了,路上我們看了那麼多漂亮風景已很值得了呀。聽他這麼說,我登時放了一百二十個心,但在放心的同時不免又燃起了一線希望(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放棄咩):如果我們開到Lienz這個中繼點而天氣好轉的話,何不再試著朝冰河、Zell am See的方向開去,等遊完冰河後再由Zell am See上高速公路回家呢。(好吧,我承認,我還真不是普通的愛玩。) 而令我很窩心的是,V也不反對我的計劃哩。{#emotions_dlg.emotion_005}

 

如此就又再度上路向著冰河的方向開,只是此時的天氣陰晴不定而我的心情也跟著忐忑不安,心中不斷祈禱老天爺千萬別下雨。但當我們從Lienz轉入山路後,緯度越高烏雲越厚,到後來竟慢慢飄起雨來,而且雨勢越來越大(V很配合,他都沒說要放棄喔),直等我們開到海拔1291MHiligenblut("聖血"之意-據說此地教堂內存有耶穌基督的聖血。但V很懷疑其真實性),天空此時已呈墨黑、暴雨傾注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事實擺明了我們不但去不成冰河,就連下車一探聖血教堂也成妄想。於是就在收費站前不遠(大鐘山的過路費是28,但這段公路經常關閉。公車則似乎由每年六月行駛到九月中旬,足見山路之險峻),至此我們才決心掉頭離去。

 

在下山的路途中,我"安慰"V:如果是在繳費之後我們才碰到傾盆大雨抑或是到了冰原後雨霧茫茫什麼也看不見,那豈不更糟。所以老天爺是厚愛我們、不讓我們吃虧失望哩! {#emotions_dlg.emotion_embaressed_smile}

 

經過這番折騰,當我們在回程經過Villa時已是下午四點左右,此時天氣已好轉不再下雨。V提議去探訪一座位於高速公路左邊山崖上氣勢雄偉的古堡,我自然附議。只是下了高速公路後雖在地圖上找出了古堡名字Landskron,卻找不到向左彎的道路或指標,也就是不知該如何才能開到那兒去(不消說我又趁機再次提醒V有關GPS的重要性,而他仍不改初衷),只得繼續向前開。豈知開了不久竟會看見往Faak am See的指標,真令人哭笑不得。這是怎麼了,連著兩天都必須在這兒打轉嗎。於是V故意反其道而行,開著開著,我忽然超想吃魚的!{#emotions_dlg.emotion_003} 坦白說出來後,V二話不說立刻放棄了搜尋古堡的念頭(雖說古堡內也有餐廳,但未必供應),於是就近開進鄰近的小村去,原想找間還過得去的餐廳吃魚,可村中的啤酒花園餐廳正因慶典熱鬧著,且只提供某種肉品特餐,我們只得再上路,向著斯洛維尼亞的方向、也就是往回家的路上開去。

 

似乎是嘴饞的人搜尋有關吃的記憶時腦筋轉得特別快,入了斯國境內我立刻想到只要稍為繞點路便可到達斯洛維尼亞聞名遐邇的靚湖Bled,那兒定有魚可吃。V接受我的建議後,不久就開到遊客仍多的湖邊,正在想找個地方停車時,無意間抬頭一望,路旁一家餐廳名字正好就叫"魚",且旁邊的青草坡上還備有停車場呢,真可謂得來全不費功夫了。兩人於是挑了視野不錯的欄杆旁座位坐下,拿過菜單來看才發現其實兩人都不太餓。(我們平日慣吃兩餐,中午那碗額外的goulash還沒消化完哩),於是就只點了半公升白酒、一份燴貽貝、一條0.7公斤的(這是餐廳裡最小的一條了)吃將起來。餐後付帳時,不多不少正是28,我不免想到莫非天意如此- 定要我們去不成冰原,而Bled才是該花這錢的所在?! {#emotions_dlg.emotion_032}

 

兩天一夜的旅程,至此算是畫上了句點。乘興而來、盡興而返,我沒有失望。

至於大鐘山的冰河雖是緣慳一面,但我已盤算妥當: 明年夏天,我們會再拜訪! 套句V常說的話:它不會不見的。{#emotions_dlg.emotion_teeth_smile}



斯洛維尼亞的Bled湖一角





創作者介紹

~~~ 波光瀲灩亞得里亞海 ~~~

Ellen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my520JJ
  • Ellen,
    呵呵,V說~它不會不見的。
    我也常說~山水有相逢。
    有時,不一定得(能)按計畫玩,倆人盡興、心情好,最重要囉!
  • Dear Amy,
    完全同意. ^^
    隨遇而安,過程有時比結果重要.
    我們旅行時,V常臨時加入計劃外的景點,這些因驚喜而得來的旅行記憶通常也特別鮮明. ^^

    EllenHR 於 2008/09/16 16:30 回覆

  • blue
  • Dear Ellen,

    想想第一次站在冰河上的時候, 導遊告訴我們要小心冰河裂縫還有人掉進去十年都找不到... 那時年紀太小膽子也太小, 心情興奮得不得了但是又害怕, 捧著一塊冰塊告訴自己這是有千年歲數的水, 跟好朋友笑成一團, 第二次看到冰河是去它入海處, 看著它 calve 到海裡, 想起 Hochino 在冰河邊緣露營兩周就爲了聆聽冰河斷落入海的聲音, 當時心理覺得悽美浪漫, 同時也感覺到人類的渺小. 相信妳明年與 V 拜訪的時候一定也會有屬於你們兩個的特別感動 :)
  • Dear Blue,
    妳的冰河體驗都是在阿拉斯加嗎? 還是去了北歐?
    我也曾想像站在冰河上的感覺一定是戰戰兢兢,又嚇又怕但是很刺激,所以 ~ 更想去嘗試。 ^^
    常覺大自然太可愛,有無盡的寶藏待人發掘。Hochino真可謂大地的聆聽者呀,他的癡令人有份莫名的感動。
    妳的遊歷經驗豐富,有空時請多寫些吧。^^

    EllenHR 於 2008/09/17 18:34 回覆

  • ++
  • Dear Ellen

    一飲一酌,都有前定~那貽貝+鱒魚注定是要被你們吃下肚啦~

    我們這下面就是南極洲,地球持續變暖海水上升的話,第一個被淹沒的大概就是這吧=.=
    朋友說不想買海邊的別墅,怕十年後整個房子變成海龍宮 :P
  • Dear ++,
    呵呵呵,我也是這麼想的. 老天爺是要我們明年再去一次就對了. ^^

    記得有則新聞提到英國某處海濱別墅,原價百萬英鎊的,現因潮水上漲已不值一英鎊.前兩天看休士頓附近那些海灘別墅淹水的圖像還真嚇人哩.

    EllenHR 於 2008/09/17 22:06 回覆

  • blue
  • Dear Ellen,

    那是加拿大還有阿拉斯加 :) 瑞士也有, 不過當時只覺得風景優美, 沒有想太多 :P
  • Dear Blue,

    阿拉斯加我沒去過,加拿大也只去了溫哥華,Victoria Island和Whistler. 倒是瑞士離我不遠. 很盼望有朝一日能去那兒坐坐冰河列車. ^^

    EllenHR 於 2008/09/18 21: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