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和老公去菜市場,忽見有個攤位陳列了新鮮的帶莢碗豆,比起往年提前約一個月應市,讓人意外。略微端詳外表: 豆莢鼓起的部份不明顯,豆仁應十分稚嫩。我慫恿老公剝開一枚嚐嚐,果然沒失望。當下喜孜孜買了一斤回來,欣嚐久違一年的好滋味。

peas1.jpg  

 

愛吃生碗豆是跟老公學來的。一般已成熟的碗豆仁,個兒大又圓,拿來炒菜炒飯皆宜,惟味澀不宜生食。獨獨這嫩碗豆,因豆仁裏的糖份尚未轉換,清甜多汁直追水果,端是令人著迷。尤其奇妙的是,入口後那份柔嫩甘醇、清新潔淨,讓人覺得吞嚥的是玉液瓊漿,連腸胃也歡愉。

 

嫩碗豆2.jpg  

 

老公習慣將剝下的豆莢整齊排列堆積如小山, 最高記錄是一天喀掉兩公斤.

碗豆山.jpg  

 

嫩碗豆上市通常只有短短兩三星期。雖然價昂但輕秤,一般農家寧等全熟了才摘下,因此當季之時即使市場裡滿目皆見碗豆攤,卻須花點心思才能尋著嫩碗豆。有時老公覺得"沒魚蝦也好",勉強買回後就只得邊剝邊挑,嫩的立即入口,老成的就留起來等候他日烹調。

 

我們這次買的嫩碗豆屬上品,甜度十分,讓我們吃得眉開眼笑。看來這陣子我得勤跑菜場才成,要不然又得巴巴等上一年。喝,這相思怎一個"饞"字了得。(笑)

 

 

創作者介紹

~~~ 波光瀲灩亞得里亞海 ~~~

Ellen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