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定居克國,V和我的代步工具就一直是手排車(V不喜自排-嫌它反應慢)。而我素有踩離合器恐懼症,因此多年來都是乘客,輕易不肯接過方向盤來開。直到兩個多月前因經常陪VBarka修船,正巧那兒有段長度不到兩公里、車輛及人跡稀少的柏油路頗適合練車,V於是要我趁此多跟車子搏感情。可試了沒幾次愛車小白就不肯賞臉了(連正在船上忙碌的V都聽到大馬路傳來引擎怒吼與緊接著的熄火聲~不是不糗的),惱羞成怒的我於是不肯再試啦。

 

前些日子當夏天已近尾聲時,外甥Ernest決定將他新購的動力艇開到距此數十公里的Crikvenica乾船塢(dry dock)上架過冬。他電邀V一起出海,同時希望我客串車夫 ~ 載他們到Krk島的Punat遊艇碼頭開船,接著開去Crikvenica碼頭等候他們一起回Rijeka(好一項艱鉅任務啊~對我而言)。一向視老婆為能者的V很爽快地回他沒問題,嚇得旁聽的我細胞立刻死一堆,只差沒衝出口No!  No!  No!-蓋我一時頓悟Ernest若有其他人選,哪會冒險找我呀?! 於是硬生生吞下那些個「不」。我想起俗話不是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嗎? 那就「船到橋頭自然直」唄!

 

黃色虛線為航行時的大致路線 ~

krk2.JPG  

 

 

 

Ernest七月中購入的動力艇,船齡七年船況不錯

E船4.jpg  

E船1.jpg  

E船2.jpg  

如此就在16日下午將近五點接到Ernest後,V便一面開車一面幫我惡補換檔要領,並且直到過了Krk大橋、交通流量大減後,才在一個空場上讓我接手駕駛。或許是天可憐見吧,一路上萬幸並沒出大錯(只一次該換四檔的被我誤換成六檔,乖乖隆的冬! 坐在副駕駛座的V立刻要我踩離合器,由他幫忙換檔才解除危機,呼)。如此這般戰戰兢兢將他們兩人載到Punat的遊艇碼頭後,下了車正打算跟他們說「bon voyage」呢,V竟要我一起登船,說是今夏我還沒出過海,何不趁此一遊(沒錯,我家小船被慢郎中V整修三個多月,至今還穩穩架在陸地上,一滴海水沒沾過)Ernest則隨便我怎麼決定都好,只不必顧慮三人抵達Crikvenica後的交通問題。既是如此,愛玩的我當然是跟著上船啦。

  

舅甥倆

P1070042.JPG  

  

駛離Punat碼頭與沿途景觀

P1070034.JPG  

P1070038.JPG  

P1070069.JPG     

 

     

會船不及問.是否有同鄉

E船8.jpg  

 

落霞與孤鶩齊飛

P1070082.JPG    

 

 一路上我一直待在船頂,任海風拂髮、飄揚衣襟。謹慎的Ernest沒讓遊艇以全速前進、兩具引擎也只開一個,適度船速恰好容我盡情欣賞四周景致~夕陽西下雲彩不斷變化:由豔紅轉紅灰、灰藍,只可惜航向漸由西方偏向東北,原是迎面的晚霞逐漸被拋到後方,可眼前出現的淡藍底、粉紫雲彩輕柔點綴的天空也已一彎淡月斜掛,悅目的程度不輸暮靄煙嵐。夜幕四垂後,黑黝黝的星空鑲嵌著皎潔的明月和燦星點點,兩岸不時還有燈火迤邐相伴,真是好一段養眼和愜意的旅程。如此便在華燈已上的八點多鐘,人船安全抵達了Crikvenica

 

夜景.jpg 

 

繫纜登岸後,碼頭上立刻有人過來安排吊船事宜。等Ernest交待完畢我們仨雖已饑腸轆轆也不願饑不擇食,寧願走上十多分鐘路來到他特別推薦的”BURIN”餐廳大祭五臟廟。(Ernest要老婆Ida也開車加入,好順便幫忙解決餐後到Punat取車的交通問題。) 席間,V和我點的海鮮湯十分美味,四人共享的兩大盆燴螯蝦則是蝦鮮個兒大、燴汁未容蕃茄奪味且鹹淡恰到好處,搭配了上好白酒與餐廳自烤的香脆麵包,直吃得我們每人都以指頭代替刀叉,端的是暢快淋漓十分過癮。(當時真是餓過頭了,一見食物哪還記得拍照啊?! 相片只得從缺啦。)

 

當晚回到家已是午夜,心情卻依然high到不行。回想下午四點半出門後經歷的如許新鮮事(大膽開了手排車、體驗由Krk/Punat出海多次,卻從沒航行過的Punat-Crikvenica路線、初試burin餐廳…),我不免慶幸:幸好當時hold沒說「No!」,要不然現在哪有這些可貴的回憶啊! (欣慰)

 

餐廳資料在這兒:

Restaurant Burin

Dr. I. Kostrenčića 10a,

51260 Crikvenica

Tel: 385-51-785209

創作者介紹

~~~ 波光瀲灩亞得里亞海 ~~~

Ellen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