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圖多 ~ 慎入

五月初,和老V去了趟東京和台北。

遊東京四天是為解老V多年懸念~那是他朝思暮想的第二故鄉;返台一星期則是參加大姪女的婚禮~家族盛會與有榮焉。行程雖短但意義非凡~畢竟老V上次回台是十多年前的事啊。(遠目)

行前已參考網路上的東京攻略~ 五月七日(星期一)下午一點多抵達成田機場出關後,在同樓層購買八、九日的Tokyo Metro Open Ticket(東京地鐵兩日券~只機場有售),再搭電扶梯到B1N’EX(成田特快)來回票和Suica儲值卡,緊接著趕上2:15N’EX去新宿~~~連一咪咪發思古之幽情的時間也無~想當年,我和老V初次見面就在這機場(只那時沒一、二航廈之分,也沒成田特快),當時的老V是應同行友人請託前來接機。至今我仍清楚記得他帶領我們一行四人到停車場後,慢條斯理掀起後車廂、再打量我們的行李大小~先放大的再放小的很是篤定,我只覺此人未免太過小心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感覺,誰知一年多後竟會「執V之手、與V偕老」呢。 ()

成田特快

159  

車抵新宿,出站後一眼望見小田急世紀南悅酒店(Hotel Century Southern Tower)的指標頓時放心不少。及至check-in進房後,只略事梳洗就又連袂外出~二十年未履斯土,老V已等不及要好好看看東京。他說服我不坐車,一路用走的,他要當個盡職的地陪~上天橋、過馬路,一會兒跟我說這是明治大道、那是xx,不知不覺就從小田急逛到了表參道和青山道,也讓搭了三班飛機、將近二十小時飛行、已四十多小時不識床滋味的我累過了頭、渾不知疲累為何物,直到十點多才回飯店就寢。(超人吧我那時)

 

出JR站後一見南悅酒店指標,立馬如吃了定心丸般

067  

南悅酒店~左邊大樓的二十樓起(當中較厚樓層)即是,我們住33

091     

搭電梯所在

094   

 

房外日夜景觀

view    

房內和浴室~房間和浴室面積都不小,床大而舒適

room   

當晚在表參道的Anniversary Café晚餐 ~ V一見店名就說正合適~蓋數天後是我們結婚20週年紀念日。  (老V點牛排,我的是蟹肉焗五穀米,出乎意料都很美味)

031    

咖啡座對面的櫥窗

032  

Anniversary Café隸屬Anniversary婚紗店

Anniversary 店  

表參道和青山道的交叉路口

028  

回程走不動了搭地鐵~~  (斯時不知到站後還須迷路一番才能回飯店呢)

050   

 

第二天~尋訪Saito

話說二十多年前老V初抵東京,人生地不熟不說,對日式料理也一點不感興趣(不喜醬油、討厭豆腐/壽司),將近有一個月找不到合適食物。直到有位日本友人介紹了位於赤阪的義大利餐廳La Granata後才不鬧饑荒。這之後La Granata就成了V的灶腳(廚房),吃到後來不但無須事先訂位~即使滿座,經理Saito桑也會設法加桌,就連原先的介紹人訂不到位時也會央V出面解決。而V若想吃些私房菜,就只須在電話裡事先報上菜名,下了班趕過去準有得吃,端的是待如上賓。除此之外,逢年過節La Granata的禮數也特別週到~除食品水果等消耗品外,我們的廚櫃裡至今還有饋贈的茶具哩。俗話雖說:「人在人情在」,但證諸事實有時並非如此。因我們搬離東京後,Saito桑每遇克國熟客(多數由V介紹而去),總會託他們帶話、殷勤問V安好,讓老V對他也一直有知遇之感。這回我們難得來此,老V在動身前兩天就跟La Granata連絡得知Saito桑已於兩年前離職、目前在墨田區的晴空塔附近開了店。只不過電話接來接去,卻只拿到地址而始終沒能跟Saito桑說上話。換言之,Saito桑不知有朋自遠方來,而我們也沒把握他到時在不在。

有了一夜好眠、且在星巴客用過早點後(酒店的早餐太貴我覺不划算),就轉搭地鐵來到墨田區的押上( 晴空塔所在地)尋覓Saito桑。拿著地址、問過人(V會講一點日文),最後繞來繞去在相連的一串店舖中仍找不出究竟哪家才是。在無可奈何之下他索性走入其中一間想問問看,沒想到那背對著櫃台的掌櫃一轉過身來,立刻就認出他且脫口而出:Maxxxx 吼,眼前人正是那踏破鐵鞋無覓處的Saito桑啊 老友相見立刻握手互擁份外激動。看著他倆以義大利文興奮對話,我不由覺得冥冥中自有天意~VSaito桑的感念老天也知道啊。

哥倆好

079  

當時尚未開放的世界最高電波塔~晴空塔,無緣登臨參觀  (5月22日已開放)

晴空塔     

轉車時出站略逛銀座

銀座  

晚間應美國友人夫婦之邀到他們居住的澀谷區惠比壽吃海鮮,我沒好意思放膽大嚼。用完餐道別後,V帶我到六本木逛大街,仍覺肚餓的我就在路旁的餐飲店買個貝果邊逛邊吃,很是愜意。大街底端是東京塔,二十年前我不曾去,這回因時間太晚也只能遠遠拍張照片了事。近午夜時搭車回新宿,到站了仍是找不著往飯店的出口。(在月台上只見往東、西口的指示,就是不見我們要去的南口~如此就又迷路啦。話說在又倦又累的情況下迷路,一點也不好玩哪。)

路底的東京鐵塔

101  

第三天 ~ 門前仲町(Monzen-nakacho)和六本木(Roppongi)

當初預訂南悅酒店時相中的就是它交通方便、地點好~對面就是絕佳的購物所在:Tokuo 手創館和大葉高島屋,伊勢丹百貨也在不遠處。不消說要我過門而不入自是戛戛乎其難哉,但老V對逛街沒興趣,我也只得稍自克制。只是倆人不免還是在無印良品新宿店大淪陷、買了許多東西(是說老V比我還迷Muji的產品哩)。如此等我們把大包小包的購物袋拿回飯店、出來搭車時已是下午兩點多。上了地鐵後原打算轉車去六本木探看舊居,可車子在行進時老V語帶遺憾地表示這次可能沒時間去江東區看看當年的辦公大樓了,我一聽便知這是「作了未必後悔、不作一定後悔」之事,就建議何不現在就去啊,時間只要擠一擠即可。老V聞言很高興地同意了。其實,我倆皆知那棟辦公大樓早已物是人非~當年承租的一些航運公司早已先後搬離,但此時不去更待何時 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啊???

 

南悅酒店對面的手創館

011  

大葉高島屋 TIMES SQUARE

012    

別來無恙~ V當年在那兒上班五年多的辦公大樓

辦公大樓  

大樓一旁巷內的停車場旋轉入口 ~ V有回在此停車時遇上了地震   (~回憶就是如此點滴瑣碎,交織構成了人生)

106    

 

這些年來和老V閒聊東京種種時,話題常繞著六本木打轉。我覺得以老V這一生曾經歷過的異國生涯來說,除了在倫敦的半年外,在東京的這五年半無疑是最精彩、也最讓他魂牽夢縈的一段時期。彼時他正值盛年,又是黃金單身漢,在六本木過著如魚得水的快樂生活。六本木哪些餐廳有精彩表演 (:巴西熱舞女郎…)、哪家有很棒的band、哪家女歌手喝醉會跳上桌子唱歌跳舞,他都如數家珍。但在這一切之上,最最讓他開心的是入住六本木的Ark Towers(著名的森大樓之一)。這棟大樓與全日空酒店(ANA Hotel)的花園相通,大樓內設施齊全,每間隔一樓有一洗衣間-內有成排的洗衣機與烘乾機提供房客使用(對街也有洗衣店)。老V租的套房面積只有十多坪大,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浴室不但乾濕分離、浴缸和淋浴間也以玻璃間隔。而所有用品都由森大樓供應(高檔刀叉鍋盤、衛生紙、資生堂香皂、冬毯夏被…),每星期還有女工定期清潔打掃兩次、替換床單、枕套、毛浴巾,猶如飯店的服務一般。我福薄~和老V結婚後只在這兒當了兩個多月閒妻就移居克國,於是馬車變成南瓜再也回不去了()。如今重訪Ark Towers,老V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故居曾經兩次入夢: 一次景象十分破敗,讓他很難過。另次是一切如常,讓他微笑著醒來。由此不難看出他對Ark Towers多麼一往情深了。

Ark Towers

ark towers 1  

133  

Ark Towers 接待大廳

ark towers 2  

 入電梯前先按密碼

122  

ANA Hotel的後花園廣場

ana hotel  

全日空酒店的大廳 ~ V從前常在這兒買麵包,也曾有過多次豔遇

130  

去門前仲町光是車程就花了一個多小時,留給緬懷舊居的時間就相對減少。如急行軍般在Ark Towers逛完一圈後,便匆匆趕在六點半前來到友人上班的六本木Midtown Tower相會,再一起步行到我們作東但請友人代訂的燒烤店用餐。食物十分美味而上菜速度極快,七點半不到四人已酒足飯飽,於是欣然接受友人續攤的邀請~到離餐廳不遠的一處夜店Abbey Road,現場聆聽The Parrtos演唱披頭四的歌曲。這個合唱團成立於1990年,成員共五人各司其職(例如:吉井桑的扮像與約翰藍儂相彷,演唱的也是約翰的歌曲、野口桑專唱保羅的歌、松山桑則演唱喬治哈里遜…)The Parrtos曾數度獲邀在英國利物浦舉辦的Beatles Convention表演,是第一個在那兒演出的亞洲合唱團,足見唱功非凡。而當晚最令我喜出望外的是松山桑選唱了喬治哈里遜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 ,每次聽這首曲子都讓我覺得浮躁的心情竟在神奇的音符洗滌下漸趨於靜謐軟化。相信即使我和老V向宇宙下訂單,在東京的這最後一晚也不可能更愉悅與美好了吧?! (大心) The Parrtos的演唱於十一點半結束,友人陪我們步行去地鐵站,就在那兒揮手告別分頭搭車。不知大夥兒下次見面將是何時,想來唯有各自好好保重便是珍惜彼此的最好方式了吧?!

   

俗話不是說:「事不過三」嗎?! V和我都覺得接連兩晚都浪費不少時間找路回酒店實在豈有此理,因此下午搭地鐵時就稍為留心,這才注意到原來從成田機場搭N’EX到南悅酒店的下車站名雖叫: 新宿,但搭乘丸之內地鐵時,距離南悅酒店最近的站名是新宿三丁目而不是新宿。換句話說,我們每次都坐過頭了,冤枉多走一站路程才回到酒店,除了智障外我已想不出其它原因了。 (我因此決定下回若到東京~必住南悅酒店以扳回一城,哈哈哈。)

 

第四天 ~ 東京再見了

翌晨醒來,窗外天氣尚可、偶有陽光。班機雖是下午兩點半起飛,我們卻十點多就搭上N’EX、十二點不到已置身成田機場~真個是歸台北的心似箭啊。在櫃台獲知班機將誤點半小時後,我們從容去四樓的和幸炸物餐廳吃飯,將suica卡的額度用完、不足的部份補差額,再去退suica卡拿回押金。其後盼啊盼的好不容易登機後,方注意到窗外不知何時早已風雨交加、還搭配閃電哩。正在暗自慶幸這幾天運氣不錯沒遇上壞天氣、而飛機也緩緩來到起飛跑道時,沒想到機長竟然廣播: 方才有架飛機在空中似被閃電擊中,已緊急臨停到同一跑道,目前正作性能測驗中,本班機起飛時間只得再延,叭啦叭啦。哎哎哎,下雨天、留客天,東京請別這樣留我們啊~~~台北的家人已往桃園機場出發了耶。終於終於,在延誤一個多小時後,我們的班機起飛了!!

東京~~~莎喲娜拉。我向窗外不自覺地揮揮手,衷心期盼還能有再來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 波光瀲灩亞得里亞海 ~~~

Ellen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anjia Wang
  • 來去匆匆,一趟很溫馨的旅行喔!
  • 對呀,真的有點來去匆匆. 在成田機場要飛台北時,老V說若能多待一天該有多好. 可我覺得能有意猶未盡之感最好不過了~這樣才有動力找機會再去呀. (是說那天我們離開東京後天氣變得很糟,即使多留一天可能也沒法多看什麼就是了)

    EllenHR 於 2012/06/20 18:34 回覆